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縣域經濟 > 正文

金庸武俠裡的湖南幫派恩仇錄了解一下

2018-11-03 10:53 來源:未知

金庸武俠裡的湖南幫派恩仇錄了解一下

  金庸武俠小說中,湖南的幫派并不多。衡山派可能是一衆武俠門派中唯一個總舵落在湖南的名門正派。說是名門正派,卻又添了少許的尴尬,因為在《笑傲江湖》裡無論武功還是門望,衡山派都屬末流。衡山派可能是五嶽劍派中曆史最長的一個,在《射雕英雄傳》中歐陽鋒就曾提及衡山派,可惜被湖南的另一個門派,湘西大名鼎鼎的鐵掌幫給打得落花流水,甚至到《笑傲江湖》裡還沒有恢複元氣。



  衡山,劉正風金盆洗手。——《笑傲江湖》
   最具詩意的幫派,武功套路以衡山七十二峰為名
  如果說衡山劍派是金庸小說中最具有詩意的劍派,可能并無太大争議。盡管在《天龍八部》中以清脫出奇的逍遙派武功了得,而且以無崖子為首的逍遙三老以老莊之學自居避世,功夫套路也是飄逸,但是逍遙派是以道家的養生之道為根本的,并不在人生詩意的表達,他們的眼光似乎在世外。
  而衡山派,無論從前輩傳下來的招式或者《笑傲江湖》中現任掌門人莫大先生,都有俠的意味,詩的意境。相傳衡山劍法之首乃是衡山五神劍,而此劍法又分為天柱、紫蓋、芙蓉、石廪、祝融五套劍法,五套劍法相輔相成,森羅萬象,而劍法之名都來自南嶽衡山七十二峰。
  衡山派的劍法不僅将南嶽的地理山川融入一招一式。掌門人“潇湘夜雨”莫大先生的兵器就是一把内藏利刃的胡琴。《笑傲江湖》中莫大先生的出場次數并不多,但總是先聞其胡琴聲,然後見其枯槁的面容。消瘦的身影再加上凄楚的琴調,這位老者的身上似乎背負着太多的悲愁往事,很像西方一個中世紀的吟遊詩人。
  莫大先生在《笑傲江湖》中第一次出場是在衡山一茶館,金庸以“形狀甚是邋遢,顯然是個唱戲讨錢”來形容他。茶館中有人談論劉正風金盆洗手是因為他們師兄弟不和,言語頗失分寸。待他“一劍削斷七隻茶杯”,衆人才知這邋遢老頭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衡山掌門人。由此可見與五嶽劍派其他掌門人如左冷禅、嶽不群相比,莫大先生是個事業心不強,很少露面的人。
  第二次出場是在衡山城外,師弟劉正風受到嵩山派“大嵩陽手”費彬的追殺,與魔教長老曲洋身受重傷,合力逃到荒山,演奏一曲《笑傲江湖》後,已無力拒敵。
  莫大先生在緊急關頭現身,《笑傲江湖》中金庸寫道:“忽然間耳中傳入幾下幽幽的胡琴聲,琴聲凄涼,似是歎息,又似哭泣,跟着琴聲顫抖,發出瑟瑟瑟斷續之音,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樹葉。令狐沖大為詫異,睜開眼來。費彬心頭一震:‘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
  莫大先生以一手“百變千幻衡山雲霧十三式”中的絕招向費彬襲來,費彬毫無防備,應聲而倒,他隻吐了一句“弑孩童者,該殺”就悄然而去了。此中,也可看出莫大先生的俠者風範,就像來無影去無蹤的華山劍宗前輩風清揚,招數極快,出于世外,而又性存高雅。莫大先生一人大約就可代表衡山派的整個氣質了。
   最具詩意的衡山派與湖南的山水陶冶有關
  可以說,衡山派這種詩意氣質,得益于湖南獨特的地理環境,曆代文人騷客途經湖南,都會被這個季風氣候養育的内陸省份流連忘返,杜甫那句“湖南清絕地,萬古一長嗟”,最能抒發古時中原人對湖南美景的感歎。
  由于曆史上洞庭湖的不斷擴張,湖南遠沒有臨近省份如江西、湖北開發的早,人口也頗少。衡山算是廣饒的湘江沖積平原上異軍突起的靈秀之地,曆來是佛教叢林看重的地方。在祝融峰下立派百年的衡山派,自然得到了衡山獨特的人文、地理環境的滋養,讓衡山派曆代掌門不僅将志向放在武功上,對于心性的陶冶與修養也是極為看重的。
  這一點從衡山派掌門人莫大的師弟劉正風在金盆洗手大會上的抉擇就可看出。發生在衡陽的金盆洗手大會,可以說是《笑傲江湖》全書劇情風起雲湧的開始,令狐沖是在這裡第一次領略到了在武林中除了天下第一之外真正應該追逐的東西。金盆洗手大會上,牽扯出五嶽劍派的内部鬥争,也将正邪兩派的矛盾交代出來,可以說是全書各大門派明争暗鬥的起點。
  劉正風是何許人?金庸在《笑傲江湖》第六章介紹得很清楚。劉正風是衡陽城人,出身士紳家族,與出身寒微的莫大先生形成鮮明對比。劉正風對于金錢交易也頗為在行,不然在偌大的衡陽城舉辦金盆洗手大會,招待衆多武林好友,想必需要花一大筆錢。而且金庸寫得很清楚,劉正風為了掩飾自己厭棄了武林中正邪兩派的無端争鬥,隻想退居下來好好研究音樂的本心,故意賄賂湖南巡撫,在皇帝面前得到褒獎,朝廷賞了一個參軍來做。朝廷派人在劉正風金盆洗手當日前來宣讀聖旨,走的時候,劉正風遞給來人手下滿滿一包沉甸甸的金子。
  也許是看不慣師弟的金錢交易,放浪形骸的莫大先生與師弟劉正風素來不和。兩人還存在嫌隙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對音樂的理解不同。莫大外号“潇湘夜雨”,是因自己獨創的“潇湘夜雨”胡琴曲而得名,該曲調悲怆凄婉,讓喜歡高雅脫俗,講究音律應該哀而不傷的劉正風十分不能接受。
  《笑傲江湖》中關于劉正風對莫大曲風的批評發生在費彬被殺之後,劉正風與曲洋在臨死前仍不忘闡發對音樂的理解道:“師哥奏琴往而不複,曲調又是盡量往哀傷的路上走。好詩好詞講究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好曲子何嘗不是如此?我一聽到他的胡琴,就想避而遠之。”
  驚得一旁令狐沖暗忖“這二人愛音樂入了魔,在這生死關頭,還在研讨甚麼哀而不傷,甚麼風雅俗氣。幸虧莫大師伯及時趕到,救了我們性命,隻可惜曲家小姑娘卻給費彬害死了”。
  正是對音樂的喜愛,劉正風才逐漸産生退出江湖的念頭來,與魔教頗能撥琴的曲洋長老“琴箫和鳴”,各自比托嵇康、劉伶等名士,心中丘壑非同一般。
  衡山派這種不務正業的做法,勢必招來武林人士的誤解甚至是攻擊。嵩山派在金盆洗手大會上的攪局,劉正風的滅門禍端,可以說多少與衡山派偏離了江湖習氣有關。但是,就像《射雕英雄傳》裡正是有了黃老邪與桃花島,這樣懸于世外的人物與地方,才有了那個人見人愛,不喜人間約束的黃蓉一樣,在正邪對立中,衡山派似乎給紛争不斷的江湖指出了一條自己理想上的人生坦途。
  這一見地,事後看來,對于令狐沖在黑木崖上在嶽不群和任我行之間的抉擇,是影響深遠的。
   衡山派曾受湘西鐵掌幫打壓,一蹶不振
  回頭想來,衡山派掌門莫大凄楚的胡琴曲調,之所以與劉正風追求不同,大約可聯想到莫大先生作為掌門人身上背負的責任。前面說,衡山派可能是五嶽劍派中建派最早的,《射雕英雄傳》中,歐陽鋒在見到裘千仞時曾對旁人言道,裘千仞靠一雙鐵掌殲滅衡山派,成就其鐵掌水上漂的威名。
  雖說此一役衡山派被滅,但還是在後面的《笑傲江湖》中出現了,而似乎從此就一蹶不振,一直未能發展成江湖上的一大派。待到衡山派劉正風為了與魔教長老曲洋琴箫合奏而金盆洗手,莫大先生更加感到振興衡山派的無力。在劉正風與魔教勾結被嵩山派納為口實後,左冷禅很快借以實施他密謀已久的将五派并為一派的想法。這樣一來,本就孱弱的衡山派,經過嵩山派的打壓,徹底松散了,掌門人莫大先生隻能遁迹江湖,幾乎成為五大劍派中空有其名的一派。
  如此說來,鐵掌幫與衡山派素來有何恩怨呢?金庸給的解釋是鐵掌幫也屬湖南境内,總舵位于湖南湘西的鐵掌峰。一山豈能容二虎?于是年輕氣盛的裘千仞憑借自己練就的鐵掌水上飄就把衡山派上上下下打得落花流水,到《笑傲江湖》中依然沒有恢複元氣。
  有人該問,這裘千仞武功隻能算二流,再說衡山派畢竟是五嶽名山,與中原其他諸多名山大派同氣連枝,怎能抵不過從湘西走出來的鐵掌幫呢?
  事實看來,裘千仞雖然武功二流,但在《射雕英雄傳》裡也是一名不能忽視的高手。金庸曾寫道,當年華山首次論劍,王重陽就曾邀請裘千仞參加,裘千仞以鐵掌功尚有不足,并非王重陽敵手,故而謝絕赴會,十餘年來隐居在鐵掌峰下,閉門苦練,有心要在二次論劍時奪取“武功天下第一”的榮号。如此看來,裘千仞與鐵掌幫的聲威确實壯大過一時。
  鐵掌幫位于湘西鐵掌峰下。這鐵掌峰在湘西何地呢?金庸沒有具體透露,但依據金庸先生年輕時曾在湘西農村生活過的經曆,他對湘西石灰岩地貌應該印象深刻,所以《射雕英雄傳》中,鐵掌幫上代幫主上官劍南臨死前,将《武穆遺書》藏在了鐵掌峰中指的崖洞中,是符合湘西多岩溶溶洞的事實的。
  鐵掌幫怎麼會有《武穆遺書》呢?《射雕英雄傳》中的鐵掌幫已經淪為金人的走狗,裘千仞為了能夠在華山論劍中減少競争對手,竟然潛入大理皇宮,将劉貴妃瑛姑的私生兒子打得奄奄一息,隻為讓當時的南帝段智興為救人大耗内力,讓他無法在第二次華山論劍中與自己為敵。如此卑鄙小人,怎麼會保存有《武穆遺書》呢?
  這與上一代幫主上官劍南有關。上官劍南原是韓世忠部下的将領。秦桧當權後嶽飛遭害,韓世忠被削除兵權,落職閑住。他部下的官兵大半也是解甲歸田。上官劍南憤恨奸臣當道,領着一批兄弟在荊襄一帶落草,後來入了鐵掌幫。不久老幫主去世,他接任幫主之位。鐵掌幫本來隻是個小小幫會,經他力加整頓,多行俠義之事,兩湖之間的英雄好漢、忠義之士聞風來歸,不過數年聲勢大振,幫主鐵掌水上漂的名頭威震江湖,在江湖上成為與北方的丐幫分庭抗禮的江南第一大幫。而且一直高舉反金大旗,直到上官劍南把幫主交到裘千仞手裡,才調轉船頭,棄明投暗,自此才有了為擴張地盤而對衡山派大打出手的下文。
   君山島上丐幫與鐵掌幫的明争暗鬥
  在金庸的小說裡,湖南不僅有衡山派、鐵掌幫,洞庭湖裡的君山島也曾是丐幫舉行重要大會的地方。例如《射雕英雄傳》中,黃蓉就是在君山島識破楊康的詭計,當上丐幫幫主的。這說明君山對于丐幫來說是個極為重要的地方。
  《射雕英雄傳》第26回中金庸寫道,郭靖、黃蓉“來到荊湖南路境内,次日午牌不到,已到嶽州,問明了路徑,徑往嶽陽樓而去”。兩人登臨嶽陽樓眺望洞庭湖,黃蓉還背誦了北宋詩人範仲淹著名的《嶽陽樓記》,借着古詩對當下金人南侵,岌岌可危的時局發了一通感慨。
  第二日,郭靖、黃蓉二人參加君山島丐幫大會,丐幫因洪七公長期沒有現身而陷于幫派鬥争,勢必在大會上解決紛争。誰知楊康假意散播洪七公死訊,趁機奪取幫主之位。計謀沒成,突然被蓄意前來的裘千仞打破局面。裘千仞亦是趁此丐幫内亂之時,收買丐幫,勸其與金朝合作,退出江北地區。
  前文說,裘千仞接任鐵掌幫幫主後,想方設法擴大幫派領地,前者滅了同在湖南的衡山派。此後,裘千仞的野心竟然撲向丐幫與全真教,不惜與金朝合作,取代後兩者。而君山的丐幫大會則成為南宋時期,宋元金等政治勢力在江湖上明争暗鬥的角力場。
  裘千仞利用丐幫權力真空的局面,想幫助楊康得到幫主地位,實現操控丐幫。禍心很快被黃蓉識破,一波三折之後,丐幫幫主由黃蓉接任,裘千仞的計劃落空,與楊康一起倉皇逃離君山島。黃蓉離開君山島,繼續實行着洪七公對于丐幫的囑托,在北方利用丐幫的影響力,繼續反對金朝的入侵。
  可以說,金庸先生一生創作的十五部武俠小說,涉及湖南的地方頗多,雖然幫派位于湖南的僅上述衡山派和鐵掌幫兩個,但詩意的衡山派與前期抗金而壯大的鐵掌幫很能代表湖南人的兩種性格。與後期走上歪路的鐵掌幫不同,衡山派存在得更久,盡管在金庸的武俠世界裡,衡山派已難算上中堅力量,但是在血雨腥風的江湖中,一個詩意的門派,總還是在讀者心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位置。